首页 | 园林新闻 | 规划设计 | 工程 | 植物 | 科技 | 教育 | 法制 | 风景旅游 | 园林城市 | 世界园林 | 风景园林师 | 花木资讯 | 人居环境 | 园林论坛 | 园林博客

江苏镇江:都市圈大格局与小城发展走向

http://www.chla.com.cn 2019-04-03 来源:解放日报 作者:张娜 发表评论(0)

  作为江苏省的“小透明”,镇江在省内的存在感似乎不那么明显。在强市如云的江苏,镇江既不敢望苏锡常之项背,也不能与徐州、南通等相抗衡,尴尬地夹在南京与苏锡常之间,成为江南最“弱”的城市之一。作为地理、文化、心理上离南京最近的省内城市,镇江多年来被当作南京的“小老弟”,被视为南京发展的主要后备军。尤其在做大做强省会、打造都市圈的大舆论环境下,南京面临着首位度提升、打造都市圈等一系列问题。透过宁镇两城发展的反思,我们其实也是在审视都市圈大格局与小城发展的命运。

  比邻而居

  谈到镇江的历史时,总是免不了扯上南京。当年被巡游天下的秦始皇看出有“王气”的,不仅有南京,还有镇江。于是,秦始皇开始下令凿断京岘山,修筑驰道,将谷阳改名为丹徒。第一位将政权定在南京的孙权不仅建了石头城,还建了镇江铁瓮城。镇江的过往与南京的历史纠缠在一起,紧密得难舍难分。

  在文学中,南京就是金陵。这跟晋朝的永嘉之乱、衣冠南渡有着莫大的关系。北方皇室士族的到来改写了南京与镇江偏居江南的风俗文化,使得这两座城市混杂着南北之气,首先表现在对语言的冲击上,直到现在宁镇也是苏南仅有的两座不说吴语的城市。

  “镇江”之名,泄漏天机,呈现出此地的地理关系,也透露出镇江的威风凛凛。作为名副其实的江南之城,镇江却很少有放松的时刻。从地图上看,镇江紧贴长江,向北突出的样态似乎在极力抵住长江的喉咙。早在孙权建城时,镇江即是军事重地,后西晋人口南迁,当时还被称为“京口”的镇江作为重要渡口,承接了众多北方流民,在战争中发挥了突出作用。刘裕就是在京口成长起来的北府军将领,齐、梁两朝也延续刘宋王朝的习惯,重兵把守这块险要之地。到了宋朝,镇江再次从“润州”易名,变成如今称呼的“镇江”,它像一个武士一样披坚执锐镇守江南,未敢有丝毫懈怠,练就了“江南塞北”的独特气质。

  过去的镇江还不是现在的“小”镇江,在行政级别上甚至压过南京。比如,唐初的时候,南京被下降为县,隶属于镇江管理。大运河的开通使得镇江更加繁荣起来,所谓“金陵津渡小山楼”中的“金陵渡”其实指的就是镇江的“蒜山渡”(现为“西津渡”),而非南京,这也是镇江历史上最为兴盛的时期。到了19世纪,镇江一跃成为新兴的航运贸易中心。民国时期,南京被确立为首都,镇江还被定为江苏省的省会。上世纪70年代,镇江大扩容,改为镇江地区,管辖镇江市、扬中、宜兴、溧水等12个市县,涉及现在的南京、常州、无锡等多地。

  然而,那个王安石笔下“京口瓜洲一水间”的大镇江,最终还是成为现在的“小镇江”。

  发展之困

  出了南京仙林就是镇江,从镇江的市中心大市口到南京的新街口仅65公里。这对携手相伴千年的历史古城,在当下也骨肉相连。

  近年来,尽管南京仍居于省会的位置,不过南京的“憋屈”有目共睹。长期以来,南京的GDP排在苏州之后,能带动的省内“小弟”似乎也只有镇江了。尤其是去年济南与莱芜合并之后,一时间关于宁镇合并的传闻也愈演愈烈。虽然南京已官方辟谣,但是从这起合并风波中我们也能捕捉到关于南京与镇江的微妙关系。

  南京之困,表面上看是首位度的“困局”,但实质上还牵扯到更深层次的因素。关键问题在于江苏缺少真正意义上的明星城市,无法聚集像北上广深那样的资源规模。做大做强南京,更有着出于争夺国家中心城市的考虑。目前国家中心城市已有9位,南京能否成为第十城,需要与杭州、青岛、厦门等城市开展激烈竞争,而南京的人口、面积、经济体量尚不能形成充分竞争优势。

  一个城市的内在生长力离不开产业的导入与经济结构的改善,工作机会在哪里,人就在哪里。如何加快南京的产业结构调整,促使新经济、新业态、新技术生长起来显然更为重要。把握产业转型时机,提升经济发展质量是南京弯道超越的必经之路。这一步,绝不是“摊大饼”能取代的。

  何去何从

  中国城市的发展已然开始进入大洗牌的阶段,更多的资源将向特大城市、大城市聚集,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珠三角以及新出现的大湾区,都在昭示着大都市圈时代的来临。在大都市格局下,小城市命运又该如何?镇江似乎缩影了小城市的尴尬、落寞与无奈。

  在2018年的经济成绩单中,镇江是江苏省内唯一以负增长引人关注的城市,连续两年地区生产总值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和固定资产投资指标未完成人代会设定目标。镇江的落寞并不是一年两年了,曾经的繁华逝去,取而代之的镇江名片乃是镇江醋与丹阳眼镜,连苏北都将其远远抛下。镇江越来越做实南京的“穷邻居”之称。

  在不远的将来,或许我们就能见到一个“弱者恒弱,强者恒强”的城市格局重塑时代。远有夹在芜、马、合中最弱的巢湖被一拆为三,近有济南和莱芜的例子,弱市小城将何去何从?它们既无法与大城市争夺资源,也难以找到自身经济增长点,更缺乏产业发展所需要的人才支撑。小城市的没落将逐渐成为一种常态。

  如果放在全国范围来看,镇江的表现还不算太差,在全国百强地级市中还能位居50名左右。也许对于镇江来说,加快融入南京都市圈的步伐,积极培育新兴产业,依托当地高校资源大力推进人才工程,才是破解小城衰落难题的路径。

  作者:南京农业大学人文与社会学院讲师 张娜

分享到:
编辑:崔京荣
有关    的新闻
更多评论网友评论 (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)
  • ·凡本网注明“www.chla.com.cn”或“本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agapp下载|注册,
  • ·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
  • ·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agapp下载|注册”或"来源:www.chla.com.cn/"
  • ·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最新评论:
企业服务

热点排行

    热门博文

    论坛热帖

?

agapp下载|注册版权所有 COPYRIGHT RESERVED 2007-2017 WWW.CHLA.COM.CN